布拉格賽格威事件仍然還沒結束。賽格威租車前營運商再次敗訴,部分城市的禁令被推翻,但他們承諾將繼續戰鬥。

賽格威無處不在多年,直到2016年底頒布的禁令生效。賽格威被指責阻擋狹窄的人行道同時人們有時對機器失去控制,因此這並不安全且會造成損害。

布拉格法院第二次駁回了營運商提起的訴訟。運營商反對禁止賽格威進入歷史遺址的標誌位置。

法官Eva Pechova說:「法院認為,在布拉格最繁忙的地區,這些車輛在人行道上的移動是相當合理的。」

賽格威協會的律師Pavel Říčka表示,他將向最高行政法院(NSS)提出另一項申訴。

道路禁止賽格威非常複雜的,因為法律最初規定兩輪可推動者定義為行人。該國的道路運輸法案必須進行修改,以使其成為車輛,然後再禁止。而布拉格通過了一項法律,允許城區禁止它們,但必須制定警告標誌。

賽格威運營商聲稱,他們認為改變現有法律是一種惡意行為,城市應該強制執行現有法律規則來解決賽格威的問題,並非通過限制賽格威在自行車道或指定道路上的使用,或只挑出賽格威,並徹底禁止他們進入大片區域。

於2017年,市法院聲明布拉格禁令已就緒,推翻它應是憲法法院的一些問題,而不是市法院。

最高行政法院不同意裁決,並將案件送回市法院,以重新考慮新的方式。市法院在此審理此案後,依舊維持禁令。

除了涵蓋大部分歷史建築的布拉格1區,禁令已經擴展到布拉格2區的部分地方、布拉格3區的Žižkov、布拉格7區的部分地區以及Letná、布拉格8區的Karlín、布拉格五區的Smíchov和布拉格4區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布拉格10區的一些地方。

禁令原定於2016年的7月開始,但直到到2016年12月才設有標誌。

在禁令之後,賽格威很快被摩托車和電動自行車取代,這也引起了投訴,但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地區都還是允許的。

而啤酒自行車將可能面對相同的命運,眾多人們邊喝著酒邊踩著踏板,這將會造成交通堵塞。

Facebook Comments
https://www.czechmu.cz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4/賽格威.jpghttps://www.czechmu.cz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4/賽格威.jpgAmber新聞News布拉格賽格威事件仍然還沒結束。賽格威租車前營運商再次敗訴,部分城市的禁令被推翻,但他們承諾將繼續戰鬥。 賽格威無處不在多年,直到2016年底頒布的禁令生效。賽格威被指責阻擋狹窄的人行道同時人們有時對機器失去控制,因此這並不安全且會造成損害。 布拉格法院第二次駁回了營運商提起的訴訟。運營商反對禁止賽格威進入歷史遺址的標誌位置。 法官Eva Pechova說:「法院認為,在布拉格最繁忙的地區,這些車輛在人行道上的移動是相當合理的。」 賽格威協會的律師Pavel Říčka表示,他將向最高行政法院(NSS)提出另一項申訴。 道路禁止賽格威非常複雜的,因為法律最初規定兩輪可推動者定義為行人。該國的道路運輸法案必須進行修改,以使其成為車輛,然後再禁止。而布拉格通過了一項法律,允許城區禁止它們,但必須制定警告標誌。 賽格威運營商聲稱,他們認為改變現有法律是一種惡意行為,城市應該強制執行現有法律規則來解決賽格威的問題,並非通過限制賽格威在自行車道或指定道路上的使用,或只挑出賽格威,並徹底禁止他們進入大片區域。 於2017年,市法院聲明布拉格禁令已就緒,推翻它應是憲法法院的一些問題,而不是市法院。 最高行政法院不同意裁決,並將案件送回市法院,以重新考慮新的方式。市法院在此審理此案後,依舊維持禁令。 除了涵蓋大部分歷史建築的布拉格1區,禁令已經擴展到布拉格2區的部分地方、布拉格3區的Žižkov、布拉格7區的部分地區以及Letná、布拉格8區的Karlín、布拉格五區的Smíchov和布拉格4區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布拉格10區的一些地方。 禁令原定於2016年的7月開始,但直到到2016年12月才設有標誌。 在禁令之後,賽格威很快被摩托車和電動自行車取代,這也引起了投訴,但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地區都還是允許的。 而啤酒自行車將可能面對相同的命運,眾多人們邊喝著酒邊踩著踏板,這將會造成交通堵塞。